历史名人

图片 1

北魏末年权臣尔朱荣生平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2-14/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尔朱荣,字天宝,北秀容人,先世为契胡部酋长,祖先居于尔朱川(今山西西北部流经神池、五寨、保德县之朱家川),故以尔朱为姓氏,后为
北魏 权臣。
尔朱荣父亲乃尔朱新兴,史载家世豪擅,财货丰赢,朝廷每有征伐,辄献私马 …
尔朱荣,字天宝,北秀容人,先世为契胡部酋长,祖先居于尔朱川(今山西西北部流经神池、五寨、保德县之朱家川),故以尔朱为姓氏,后为北魏权臣。

尔朱荣父亲乃尔朱新兴,史载“家世豪擅,财货丰赢”,“朝廷每有征伐,辄献私马,兼备资粮,助裨军用”,因功任命为散骑常侍、平北将军。尔朱荣有洁白美丽的容貌,爱好射猎,颇晓兵法。在北魏后期政权中,尔朱荣凭借镇压人民起义,迅速壮大了其军事力量,擢为游击将军、冠军将军、平北将军、北道都督,后来加升大都督,统领并、肆、汾、广、恒、云六州诸军事。

图片 1

孝庄帝建义元年即位,并随后发动了河阴之变,“沉胡太后及幼主于河”,诱骗王公百官二千多人至河阴,以铁骑包围,尽杀之。从而完全掌控朝政,此时“京邑士子,十无一存,率皆逃窜,无敢出者,直卫空虚,官守废旷。”同年八月,尔朱荣镇压了葛荣领导的河北起义。永安三年九月,孝庄帝计杀尔朱荣。尔朱荣死后,尔朱荣的侄子尔朱兆由并州出兵洛阳,杀死孝庄帝,立元恭为节闵帝。高欢收纳了尔朱荣军队二十余万人,进占冀州。

尔朱荣凭借自己掌握的强大军事力量,专横跋扈,孝庄帝被迫授予他为“柱国大将军”,他从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孝庄帝鉴于尔朱荣取北魏而代之之心不死,加之河阴之变血的教训,“于是密有图荣之意。”皇权与权臣之间的尖锐矛盾,终于在永安三年(530年9月激化。孝庄帝使用计谋,诛杀了尔朱荣及其子菩提,天穆等。尔朱荣死时才38岁。

人物生平

乱世崛起

尔朱荣
,北魏末年枭雄,北秀容人。尔朱荣的先代一直居住于尔朱川这个地方,因此以居住地为姓氏。尔朱氏乃是‘契胡’中的一支,亦即后赵的石勒,石虎同出一源;再往上溯源,他们先祖乃是来自中亚的伊兰人。尔朱荣的历代先人都是部落酋长,到了北魏孝明帝时,这个位置落到尔朱荣头上。尔朱荣自幼聪慧机敏,遇事甚有决断,更稀奇是肤色白皙,容貌俊美。尔朱荣承袭了父爵之后,正赶上北魏兵乱四起,尔朱荣见“四方兵起”,趁机“遂散畜牧,招合义勇,给其衣马”,发展自己的势力,组织了一支坚强的契胡军队,借着为朝廷效力的机会,逐步建立自己的霸业。其崛起的过程和早期的曹操极为相似,双手沾满了起义军的鲜血,他的对手有入寇的柔然,有并、瓜、肆叛乱的胡人,但主要还是在镇压六镇起义过程中不断壮大的。期间他广络人才,在镇压之后的降兵中,“擢其渠帅,量力授用”,使‘新附者威安”,如高欢、贺拔岳、侯景、宇文泰等人,都是从降兵中收罗起来的将领,后成为尔朱荣的得力将帅。此时的尔朱荣已经不满足于一个地域性的军阀,他在等待机会,要控制北魏的洛阳朝廷,进而成就帝王的霸业。

河阴之变

当时北魏朝廷由灵太后把持,灵太后重用宠臣小人,政治腐败不堪,境内内乱不止,朝廷毫无威信。孝明帝逐渐年长,对权力被剥夺深感不满,对于灵太后的秽行也极度厌恶。母子矛盾日益尖锐。于是,私下密诏尔朱荣进兵洛阳,尔朱荣大喜过望,立即发兵。后党得知风声后首先采取措施,灵太后和姘头一起密谋毒死亲儿子孝明帝。兴头正盛的尔朱荣闻讯怒不可遏,发表慷慨激昂的宣言,立元子攸为帝,是为敬宗孝庄帝,勤兵拥众,直指京师杀来。灵太后的爪牙四散而逃,尔朱荣大军顺利入京,灵太后见了尔朱荣还想辩解,昔日连见天颜机会都极少的秀容酋长牛气冲天,拂衣而去,派军士把灵太后和三岁的小皇帝扔入黄河淹死。
可是,接着尔朱荣做了一件让后人唾骂的事。除掉胡太后和幼帝后,考虑到自己在朝廷根基尚浅,怕今后不好控制,想诛杀立威,听从亲信费穆劝说,出了一个狠招:庄帝循河西至河阴,引导百官于行宫西北,告之朝臣说要祭天,不能请假。百官聚集之后,尔朱荣捡个高台四处望,立马于上,大声叱责说:“天下丧乱,肃宗暴崩,都是你们不能辅弼造成。而且朝臣贪虐,个个该杀!”言毕,纵兵大杀,
史称“河阴之变”。死难朝臣人数极多,据《北史》、《魏书》记载有一千三百多人,《资治通鉴》记载有两千多,反正是上至丞相高阳王元雍、司空元钦、义阳王元略,下至正居丧在家的黄门郎王遵业兄弟,包括孝庄帝的兄弟,不分良奸,全部刀劈斧砍,杀个精光。
把迁到洛阳的汉化鲜卑贵族和出仕北魏政权中的汉族大族消灭殆尽。有了此事,历史上骂名滚滚。“河阴之变”另一个后果,是尔朱荣和北魏朝廷和皇室之间已经没有调和的可能,尔朱荣也注定要成为北魏的乱臣贼子。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而且必须一直下去。尔朱荣当时不是没有考虑篡位,但是当时天下未定,属下意见不一,而且尔朱荣很迷信,派人铸他自己的金像。当时魏王朝凡做重大抉择时,常常铸金人以卜吉凶。一共铸了四次,金像全部都没有铸成。尔朱荣信任的一个巫师也劝他,说天时人事都不成熟。于是重新迎回孝庄帝还宫,叩头谢罪,率军返回晋阳。

邺城之战

有此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足可以使尔朱荣在中华民族军事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六镇起义之后,经过不断的战斗和吞并,葛荣的一支逐渐壮大,拥有燕、幽、冀、定、瀛、殷、沧七州之地。葛荣遂自称天子,建国号齐,改元广安。孝昌三年二月,葛荣杀另一个起义首领杜洛周并其部众。至此葛荣兼并四方武装,号称百万,南下围攻邺城,打算一举推翻北魏朝廷,一统天下。不幸的是他遇到了尔朱荣。

尔朱荣听说邺城被围之后,立即亲自率精兵七千,人携两马,直扑河北。葛荣横行河北之地为时已久,又听说尔朱荣这么一点人马,大喜于色,十分轻视,对部下说:‘对付这些人,岂非手到擒来?你们只要多准备些绳索,届时捆人就是了’。这位草寇出身的莽撞人背向邺城,列阵数十里,散漫迎敌。如此轻敌,焉能不败?

可是,双方兵力上的悬殊差距却是事实,葛荣虽无百万雄兵,30万人马还是有的。尔朱荣打仗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他先派兵埋伏于山谷间,准备出其不意地出击。又三人一组,派出几百组骑马四跃,扬尘鼓噪,让葛荣军人不知已方数目多少。双方近距离混战,考虑到刀不如棒好使,又发给兵士每人袖里藏棒一枚,以便近击。为了防止兵士贪功,割首及求赏,他又下令战后不以人脑袋为封赏的标准,只以大胜为准。试想,如果百万人的脑袋一动不动让七千个人去割,也得把这七千人活活累死。更重要的是如此神奇战法,意在驱散敌兵,或追逐至远方,而不要围截起来,以免敌人聚集之后,发挥人数上的优势。随着尔朱荣身先士卒冲入敌阵,数千名精骑一齐左冲右突,来往挥击,竟将葛荣的30万大军一下子冲散。然后,尔朱荣回过身来,集中所有精兵杀向葛荣的中军,一战而擒之,于是葛荣全军崩溃。

如何处理降兵的问题上是非常棘手的,因为投降的人太多,一个士兵要处理一百多人降兵。尔朱荣的手段比项羽高明的多,他首先下令葛荣军士就地遣散,可以亲属相随,一概不问。“于是群情大喜,登即四散。数十万众一朝散尽。”等到这些散兵游勇出走百里之外,聚不起团来,尔朱荣才又派押领的官在各条路口等候,把降众分别集中起来,进行安置,原来的首领量才录用,编入自己军队服务,使新附降兵都感服他的处置。尔朱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竟使北魏的后续部队还没有发动就已经风平浪静了。

血溅宫廷

“挽狂澜于既倒。”尔朱荣在两次在危难之时挽救了北魏朝廷之后,尔朱荣又相继斩杀了幽、平二州的韩楼,生擒了豳、泾的万俟丑奴,活抓王庆云,平定关西,基本统一了北方。就在此时,他和孝庄帝矛盾也日益尖锐。

孝庄帝是个傀儡,可偏偏他是个有为青年,‘旧勤于政事,朝夕不倦,多次亲自览阅案卷,消弥冤狱’。朝政均由尔朱荣在晋阳控制。魏庄帝左右大臣、内侍,全是尔朱荣安插的眼线,皇帝一举一动这些人都会禀告给他。偏偏尔朱荣还要干涉孝庄帝私人生活。尔朱荣的女儿本是孝明帝的侧妃,但尔朱荣却强迫孝庄帝立她为后。尔朱皇后也不是善茬,经常和皇帝过不去,发脾气耍性子。她常常说:‘我在天子面前放肆一些有什么关系?他本来就是我爹所立,我爹把帝位让给他已经很不错了!’

孝庄帝外有强臣逼迫,内有恶后威吓,经常怏怏不乐,随着境内的敌人被消灭,尔朱荣又申请入朝,准备进一步控制中央,为下一步篡位做准备,双方摊牌的时候终于到了。于是孝庄帝开始与一些皇族近臣密谋诛杀尔朱荣,其实做的本不严密,也传到了尔朱荣那里。所以尔朱荣的亲信都劝他抢先下手,但尔朱荣自信得很,认为孝庄帝决计没有这种胆量。堂弟尔朱世隆怀疑庄帝举动有异,自己派人在自家门上写个匿名贴子:“天子与杨侃、高道穆密谋,要杀掉太原王!”然后他自己假装发现匿名信,揭下贴子呈送给尔朱荣。尔朱荣此时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唰唰几下撕毁匿名贴,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世隆真是胆小鼠辈,谁敢生杀我的念头!”尔朱荣的妻子也劝他不要去洛

尔朱荣入朝,当面问起外面传言,孝庄帝说:“外面的人都说您也要杀我,难道是真的?”这样的巧妙反问使尔朱荣无言以对,以后每次入朝觐见,左右从人不过数十,还都空手不带兵器。而帝党方面刺杀尔朱荣的行动却加紧进行。530年九月戊戌日,孝庄帝埋伏兵士在明光殿东序,然后遣使飞报尔朱荣。声称尔朱皇后刚刚生下太子,皇宫内文武百官络绎不绝地到府上道贺,祝贺尔朱荣荣升为外公。尔朱荣并不起疑,遂进宫入殿。见到孝庄帝,尔朱荣未等开口道喜,忽然见孝庄帝手下两个人手里提刀从殿东门跑进,他马上惊起,直奔御座想挟持孝庄帝抵抗。孝庄帝膝上早已横备一刀,见尔朱荣冲上,直刺入腹,一代英雄应声毙命。众人举刀乱砍,亲信元天穆也死在乱刀之下。跟随尔朱荣入宫的十四岁儿子尔朱菩提以及从人三十多个全被伏兵所杀。尔朱荣终于死在了他所看不起的孝庄帝的刀下。

偷袭黄河

河阴之变之后,北魏北海王元颢都仓惶南奔,投降南朝梁国。后来元颢请求梁武帝萧衍帮助其成为北魏的皇帝。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梁武帝认为这是一个向魏土拓境的大好时机,于是便欣然同意了。陈庆之受任为飚勇将军,送元颢北上洛阳。照理说这是一次具有相当规模的军事行动,可是梁武帝仅仅让陈庆之所部七千人孤军北上,并未在别处派军加以协助,这不由得令人怀疑起梁武帝的真正用意,很有可能梁武帝并不愿花费太多精力浪费在这个北魏的流亡贵族身上,只是想派陈庆之率领少部分军队敷衍一下。不过这不足万人的队伍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从袭取铚城到夺取洛阳,陈庆之率军共取城32座,作战47次,战无不胜。至此,黄河以南地区全部归附,颂声四起。这时北魏最后的希望尔朱荣出场了。
尔朱荣闻听自己所立的魏庄帝元子攸奔逃于长子,赶忙率兵奔赴,并与元颢和陈庆之在黄河两边双方对峙。陈庆之三日十一战,杀伤甚众。尔朱荣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陈庆之这里吃了大亏,他马上改变策略,不再与陈庆之作正面接触。他制作了许多木筏,渡过黄河,直接抄袭元颢的本阵。因出其不意,元颢部一战即溃,他自己也在逃往临颍的路上被抓获,而洛阳随后就失陷了。如此一来,陈庆之四面受敌,尔朱荣不肯放过这个强劲的对手,亲自率领精兵马队追击陈庆之。正值嵩高河水暴涨,陈庆之军在追兵和大水的冲击下,死散殆尽。陈庆之削发装扮成和尚,只身一人步行逃回梁朝。公正地说,尔朱荣军与陈庆之军实力上是有很大差距的,毕竟陈庆之所部只有不到万人。

历史功绩

镇压六镇起义

尔朱荣的祖先因居于尔朱川(今山西西北部流经神池、五寨、保德县之朱家川),故以尔朱为姓氏。在鲜卑拓跋氏的早期历史上,尔朱氏即为拓跋氏部下的酋帅,随拓跋氏征伐。到孝文帝时代,尔朱荣的父亲尔朱新兴,因“家世豪擅,财货丰赢”,于“朝廷每有征伐,辄献私马,兼备资粮,助裨军用”,故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平北将军,秀容第一领民酋长。魏孝明帝时,传爵位于尔朱荣。在北魏后期政权中,尔朱荣因镇压人民起义有功被朝廷重用,他发动“河阴之变”后,以权臣专制朝政,沉重打击了孝文帝精心培育发展起来的汉代的鲜卑拓跋族,使北魏政治更加混乱,吏治更加败坏,加速了北魏政权分化瓦解

魏孝明帝时代,由于皇帝年幼,才7岁,母胡太后临朝专政。到北魏神龟三年,宗室元叉与宦官刘腾,共幽禁胡太后于北宫,元叉与刘腾遂共执朝政,北魏政治从此混乱。各级官吏生活腐化,据《洛阳伽蓝记》称:“于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竞夸。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屯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统治阶级为了更大限度地满足生活腐化,在政治上卖官鬻爵,贿赂公行。如吏部尚书元晖,“纳货用官,皆有定价,太郡二千匹,次郡千匹,下郡五百匹”,其余官职,各按差等定价,当时人称吏部为“市曹”。早期北魏初都平城时,为了拱卫首都,不受北方柔然族的威胁,乃在平城沿北边地设置了六个军事据点,这就是六镇。镇戍六镇的成员,初期大多为拓跋族人和中原强宗子弟,随着拓跋族与汉民族的融合及孝文帝的迁都洛阳,尤其是后来北魏政府把一些判刑的罪犯“恕死”,“徒充北蕃诸戌”充当
“边戍之兵”,镇兵与罪犯谪配者同列,使镇兵的身份地位更加低贱。
到太和年后期,“自非得罪当世,莫肯与之为伍。征、镇驱使,但为虞侯,白直;一生推迁,不过军主。然其往世房分,留居京者,得上品通官;在镇者,便为清途所隔”,使得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日益加剧,终于在柔然族的南侵打击下,爆发了镇兵杀死镇将举行的六镇起义。

正光五年,六镇最西的一个镇——沃野镇,由于戍主“率下失和”,镇民破六韩拔陵聚众起义,杀戍主。后又连败北魏军队,北边六镇全部为起义军占领。北魏统治者惊慌失措。这时,尔朱荣奏明皇帝;
“王师虽众,频被摧北,人情危怯,实谓难用,若不更思方略,无以万全。”他建议“如臣愚量,蠕蠕主阿那环荷国厚恩,未应忘报,求乞一使慰喻那环,即遣发兵东引,直趣下口,扬威振武,以蹑其背”。北魏统治者为了挽救自己即将灭亡的命运,在尔朱荣的鼓动下,不惜改变自己的初衷,请柔然人来帮助消灭六镇起义军。在柔然族阿那环的打击下,六镇起义遂即失败。尔朱荣见“四方兵起”,趁机“遂散畜牧,招合义勇,给其衣马”,发展自己的势力,组织了一支坚强的契胡军队。他本人也由游击将军,升为镇北将军。

北魏政府把六镇起义镇压以后,把二十多万镇民迁徙到河北就食,这些人在路上饥饿困苦,而河北频遭水旱,“饥馑积年,户口逃散”,他们在河北也无法就食,终于又爆发了河北大起义。孝昌二年一战,葛荣率领的起义军打败了北魏主力军。武泰元年1月,葛荣攻下了河北六镇定州,并火并了杜洛周,攻占了冀、定,沧、瀛、殷五州之地。这时,起义军已经发展到数十万众,“将向京师”。这时的尔朱荣,一方面“严勒部曲,广召义勇,北捍马邑,东塞井陉”,积极参加镇压人民起义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在镇压之后的降兵中,“擢其渠帅,量力授用”,使“新附者咸安”,如高欢、宇文泰、侯景等人,就是从降兵中收罗起来的将领,后成为尔朱荣的得力将帅。经过镇压人民起义,使尔朱荣的军事力量更加壮大,成为北魏政权下的唯一的一支强大的军事集团。这为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奠定了基础。

人物评价

酷甚董卓,暴虐无比

撰写《魏书》的魏收对尔朱荣有如下评价:尔朱荣属肃宗暴崩,民怨神怒,遂有匡颓拯弊之志,援主逐恶之图,盖天启之也。于时,上下离心,文武解体,咸企忠议之声,俱听桓文之举。劳不汗马,朝野靡然,扶翼懿亲,宗社有主,祀魏配天,不殒旧物。及夫擒葛荣,诛元颢,戮刑杲,剪韩娄,丑奴、宝寅咸枭马市。此诸魁者,或据象魏,或僭号令,人谓秉皇符,身各谋帝业,非徒鼠窃狗盗,一城一聚而已。苟非荣之致力,克夷大难,则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也。然则荣之功烈,亦已茂乎。而始则希觎非望,睥睨宸极;终乃灵后、少帝沉流不反。河阴之下,衣冠涂地。此其所以得罪人神,而终于夷戮也。向使荣无奸忍之失,修德义之风,则彭、韦、伊、霍,夫何足数!

受《魏书》影响,后人对尔朱荣多是负面评价,有人称其‘功高孟德,祸比董卓’。尔朱荣作为杰出的军事家,具有非凡的军事才能毋庸置疑,但他不是一个政治家、权谋家。在治国方针上,他拒绝采取“调政养民”的政策,穷兵黩武。在官吏的任用上,尔朱荣任人唯亲,“广布亲戚,列为左右”。求官者,凡经尔朱荣启请的,没有不成功的;对于补官者,虽因“阶悬不奉”补不上的,尔朱荣即令补者“往夺其任”就此上任。北魏吏治,由于“河阴之变”使得“京邑士子不一存,率皆逃窜,无敢出者。直卫空虚,官守废旷。”经尔朱荣的谢罪和对死者的封爵进官,使“朝士逃亡者亦稍来归阙”。不过“自兹已后,赠终叨滥,庸人贱品,动至大官,为识者所不贵。”北魏的官吏更加混乱。

尔朱荣确实是北魏王朝的掘墓者,大大促进了北魏的灭亡,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历史的发展。尔朱荣虽被孝庄帝杀死,但尔朱家族的势力并没有被消灭,北魏政权从此更加衰弱。做为一名出色的军事家,尔朱荣是当之无愧的。但他滥杀无辜,打破民族融合的局面,又是不可取的。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