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拥有几万册书这种荣誉

每次有新相识在场的聚会,朋友们常喜欢对我作这样的介绍:“他有几万册书,买了一个仓库来藏书。”说时往往瞪大眼睛,又用手势比划来加强这些藏书的立体感。于是新相识们都啧啧或唧唧咕咕地回应一番。起初,对于这种介绍会有些飘飘然,渐渐觉得不妥,近来甚至有些厌烦了。
好比一位小朋友,被人家说“睡床底下有几个大纸箱,有两百多部玩具车,货车、火车、救护车等等,都有”!把我的书斋贬为“仓库”,已经相当难以接受,然后,一个“藏”字听来特别刺耳。有人说“所谓藏书癖”,是指对书缺乏理智的好奇心,只追求庞大数量的收藏。自有书籍以来,很多意志薄弱的人一直被藏书癖所支配。他们以为把书籍堆积在架上,便等于拥有了学识。我一直以藏书家为反面教材,不停告诫自己非但要藏书,而且在读书。事实上,也是身体力行的。我读书时间,肯定比一般人看电视的时间多得多。不过,对于自己拥有几万册书这种荣誉,初时感到飘飘然,潜意识里不免有些“藏书虚荣”,这种虚荣来自以书为学问象征的心理。误解拥有大量藏书便是学问家,像以为戴上擦得闪亮头盔的便是好赛车手,喷上名牌香水的便是绝代佳人,一样的荒谬。拥有大量财富,而不去用的是守财奴,财富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书籍可以创造更多的知识,放着不用简直是罪恶。下次介绍我,应该说:“他有几万册书,大部分都是想读的。”可惜,就是没法读完。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