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研究贩书和收藏这些事了

属马的,我都三十周岁了。该给自己留下点东西了,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能拿出手的还是不能拿出手的。2006年冬天我在北京出了点事,损失近二十万块。2007年的春节是个麻木的春节,家人的宽容没让麻木变成崩溃。正月初八,一身的疲惫,一脑子浆糊的我又回到了北京。晃来晃去,到了三月份身上就不到1000块了,外面还欠着八万的债。挣扎,又不知道该怎样,浑浑沌沌,希望失望苦闷一次次就这么折腾着。我的一个小弟还跟着我,有他在,让懈怠少了很多。某天和一个特别好的哥们扯淡,他说认识两兄弟,也是我们河北的,哥们说他们兄弟两个贩书挣了很多钱,装B的很。我知道哥们说话爱夸大,可那是希望啊。总算我在高中复读时候读了几本哲学的书,想了不少问题,开了点窍,没费一点力气就蹦到了名牌大学,稀里糊涂的,也是很神奇的。和练武一样,一开窍,啥还不是小菜啊。铭刻在心上的九七年夏天,下辈子都忘不了的九八年夏天。我到北京读大学了。哲学好东西,高中大学都没学通,老马也没亏待咱,那么一点点好的看问题的思路和办事方法一定会让我这辈子收益。随后心动的日子,我去研究贩书和收藏这些事了,确实是研究,不是扯淡。网络是个好东西啊,怎样贩书、贩书能赚到多少、怎样去找书、怎样去卖书、北京谁在干、谁赚到了、、、、、、这样的问题我搜了个遍,再后来搜旧书市场、中国书店、贩书人、旧书收藏、鉴赏旧书、收藏大家、、、、、、羞羞答答到北京街头废品车上捡第一本旧书,是一个月后的事了。咱们现在的媒体煽动性真是牛B,报喜不报忧,只见大不见小。赵庆伟、胡同、韦力、马未都、、、、、、终于知道世界上还有这号的人。那一点点火花,燃烧在我胸,沸腾了。管个毛啊,想个毛啊,干!那些家伙们多牛B啊!700元也是大钱,北京大街上的废品车就被我和小弟瞄上了!中间略去两万字,以后补上。4月份已经上孔网了,在注册店铺前,社区的帖子翻了个遍,娘的,祸害人的帖子也不少,光给加一次油,傻小子你冲吧,去哪里买油你给说下啊。开店,当然是网店,孔网淘宝都整。在北京注册的那个孔网店铺积累了400多个好评,2008年1月份搬回河北老家,停了,ID暂时保密。到了2007年8月份,各式各样的旧书,甚至现行的高中课本都一大堆,攒了至少有三吨。挣钱心切,胆子就比贼还大。在网上见到好的就羡慕,见到牛B的就动心思研究和模仿。淘宝上卖课本卖得牛B的那几个,当时让我羡慕的啊,人家销量真大,赚钱绝对也不少。现在回想起来,逗的很,我那么看重的亲爱的旧书,妈的垃圾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潘家园和报国寺和我们一起挑书的都不要!一屋子加上一书架两个柜子都满了,那不是书,那是希望。信札、老照片、名人的信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破烂的破邮票也宝贝呢,专门放在一本书里,各式各样买来的或者从废品车、废品站偷来的铁包装盒子放上门票明信片等等。破乎乎的《毛主席语录》,黑乎乎的《毛主席四篇哲学着作》,宝贝啊,擦了又擦,塑料袋套上,细心得搁在柜子最里面。为了多赚钱,又按斤秤,有啥不敢要的?杂七杂八的也是嫌在网上等着累,只会在孔网淘宝店铺里登那些三块到二百块的书,超过二百块的是一本也没有啊。倒是后来卖出不少钱的所谓杂东西就一直扔在柜子里,不知道怎么卖,拍卖还不知道咋回事呢。直到2007年8月份,挑书这么长时间还没到过潘家园、报国寺卖过书,傻小子还不知道大观园门是朝南朝北哩。一大原因就是那是的北京可在社区和大学附近偷摸下午、晚上摆摊卖书,爽啊,也不少挣啊,出两个小摊,就下午和晚上三四个小时,少则50-100块,多了500-600块也不是奇迹。加上网上卖的,有时候也美滋滋的。书越堆越多,城管那帮又开始勤奋了,得想办法多卖,要不连饭钱也挣不出来。潘家园、报国寺又不是龙潭虎穴,穷小子谁怕谁啊。去卖书!一去两去三去,那可不打紧,那个受打击啊!自己这点破书算个毛啊,咱觉得宝贝,人家一看啥玩意啊,垃圾。我倒,啥时候才能草鸡变凤凰,这么干,简直是扯蛋啊!还债、还人情,这驱动力比什么高尚的理想的推力大N倍,得调整,得整好的,得向更牛B的学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